页面载入中...

麦家:我不是中国的丹·布朗,我只是中国的麦家

  具体到作品上,张清华则一直觉得,陈超是一位“诗人批评家”——以一个诗人的底色深入诗歌本真,以内在的理解作为基础感知诗歌,“他是把诗歌写作这样一种生命冲动融入了诗歌批评和诗歌研究中的,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具有精神肖像意义的诗人和评论者”。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抗争

  不过,这位学生、评论家眼中的优秀诗人,生命却永远定格在2014年。那年10月,陈超选择以自杀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告别。噩耗传出,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但霍俊明却知道,老师一直饱受抑郁症困扰,到去世那一天,已经与之抗争了多年。

  坚持开发与保护并重

  这封2000多字长的公开信流露出重庆市民对“老重庆”的乡土情结,也凸显旧城改造与文物保护之间的“博弈”。

  重庆市渝中区区长商奎向《工人日报》记者表示,渝中区是重庆“母城”,承载重庆的建城史和开埠史,政府将“坚持开发与保护并重,以文立城、以文兴业、以文塑人,充分彰显母城文化风韵。”

  据了解,对保护古文物的诉求,重庆地方政府一直比较重视。正如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所说:“朝天门是城市的地标,山城历史的源头和基因就在朝天门。”早在2015年10月,朝天门一处工地被发现藏有珍贵的宋明古城墙,却疑似被施工人员破坏。重庆市政府随后在网上公开回应说,对事故高度重视,将配合市级有关部门单位,编制古城墙遗址保护方案。

admin
麦家:我不是中国的丹·布朗,我只是中国的麦家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