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俄媒谈普京国情咨文:施政重点转向发展

  写作是孩子呈现思考全貌的合理方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构成了情感表达的载体,载体无关乎对错。

  另外,筱寒还分享,写作,并不非得“写文字”

  接下来该说一说别的日军随军记者所看到的南京大屠杀,原日本联合通信社上海支局局长松本重治在《上海时代—记者的回想》中写道:

  “最近我拜访了新井正义、前田雄二、深泽干藏三位原同僚记者。他们作为随军记者都在南京沦陷后为采访而在南京停留过数日。为慎重起见,我直接与他们进行了交谈。特别是深泽干藏,他一直记着随军日记。读了这些日记,对我有了极大的帮助。从12月16日到17日三人都亲眼目睹了如下事实;首先,从下关往草卸下方向的河岸一带由大量被焚烧后的尸体,有人说大约有两千人,也有人说大约两三千人。大概是先用机枪扫射,再浇上汽油烧死的。另外,在原军政部的院内,进行了对年轻将校和下士官的“新兵训练”。用中国人俘虏当靶子,让新兵用带刺刀的枪练习刺杀,刺中的人被仍入防空壕中。前田说:“在看到第十二、第十三个俘虏被刺杀时,自己已经呕吐不止,所以马上离开了。他在军官学校院内也看到了用手枪射杀俘虏的情景,看到两人被杀后,就看不下去了。三人的谈话中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当时究竟是战斗还是施暴、屠杀已经无法区别了。。。。。此外,对妇女的施暴、残忍的屠杀等确实发生过。。。。作为警备留守南京的第十六师团的一部分士兵却又继续施行了暴行和屠杀。这一点,南京难民区的委员之一贝茨教授,已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出庭作证。贝茨教授和我也有些个人交情。几天后,我在轻井泽遇到了他。他不太愿意开口,只说了一句“当时真是太可怕了,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有关日军集体屠杀南京平民的情况,原日本东京朝日新闻社特派随军记者今井正刚在《南京城内的大屠杀》一文中描写道:

admin
俄媒谈普京国情咨文:施政重点转向发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